Why join the Navy . . . if you can be a Pirate? - Steve Jobs

追夢(3)

之前參加法蘭克福書展, 為了省錢, 沒有買直航機票, 所以要在北京轉機. 去程的時候, 在北京機場坐了兩句鐘, 也不算辛苦. 但回程時因航班遲了降落, 結果差點駁不上轉機, 還好有些港人在過關時鼓燥起來, 紛紛插隊, 我也就跟著插隊才在最後一分鐘勉強趕得上機.

其實我訂了機票後才知, 因為這次是應香港印刷及出版業的邀請作為演講嘉賓, 所以機票酒店會由政府全費資助, 早點知道的話, 就一定買國泰直航… (另外一位香港演講嘉賓是專門翻譯高行健劇本作品的方梓勳教授, 而我則講電子書, 能和大師同台, 實在感到超級榮幸.)

回港後第一件事, 就是好好睡一覺, 翌日便再做一次手術, 把先前放入膽管的導管拿出, 再割開膽管出口, 以儀器清除阻塞的膽石. 做完手術後, 又是一日一夜的痛苦折磨. 若果「我思故我在」是正確的話, 我覺得自己那天最少「消失」了大半天, 因為實在痛得連思想的氣力也沒有.

根據醫生所說, 膽管出口開過一次刀後, 很難再次用同一方法清理膽石. 要防止再出現問題, 就要把膽囊割掉. 得知自己的身體將會失掉一個內臟器官, 感覺有點奇幻. 手術之後我將不再是一個「完整」的人了, 而這事件是不能逆轉的. 明天開始, 我身體內將永遠少了一個內臟, 可能會帶來生活上某些不便, 而我餘生都會這樣子活著 – 每想到這裡, 就會覺得有點詭異.

我認識的人當中, 有幾位都割了膽囊. 其中有因為膽囊發炎, 又有因為要捐肝給太太, 又有因為胃癌. 他們都活得好好的. 所以我不太擔心少了一個膽囊, 我只擔心今次不知會痛多久, 又不知道對工作魄力有沒有影響. 九把刀說得對, 「人生就是不停的戰鬥」. 對於「戰鬥力」下降, 我是不能接受的.

搞Startup需要強大的魄力. 但近年我不得不向歲月低頭, 似是把配額用盡了. 好幾年以前, 當手機市場還是一個西部蠻荒, 我能夠不眠不休, 與團隊製作出別人想也不敢想的產品. 我們遠遠超越了那個時代 -「假設手機上網是免費的, 手機速度是超快的, 電池容量是超大的, 這樣才會想出天下無敵的厲害點子」這就是我的座佑銘. 也是我一直追逐的夢.

我在公司白版上用紅色箱頭筆粗粗的寫上幾個大字: 「We Create History!」我不斷提醒團隊, 我們在此是為了創造歷史、征服世界 – 別人做過的, 我們都不做. 搞Startup, 就是要夠「膽」. 雖然我明知把膽割了也不會變成「沒膽」, 但少不免總有點擔心.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