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 join the Navy . . . if you can be a Pirate? - Steve Jobs

Category: 隨想

金庸-偶然成為武俠小說宗師的報人

金庸-偶然成為武俠小說宗師的報人

由查良鏞(金庸)一手創辦的《明報》,1959年5月20日創刊,至今已61週年。能夠在香港生存超過一甲子的報刊,寥寥可數。去年十月金庸逝世一週年,坊間沒有太大迴響。和金庸一樣,在互聯網時代,幾經易手的《明報》亦已經逐漸變得無足輕重。

選舉委員會參選後記

不少選舉委員會候選人,都會撰寫「參選感言」,讓選民了解參選人的理念。但我在競選期間並沒有發表任何「參選感言」,因為我的參選原因太過簡單,就是「香港是我所愛的城市,這城市住著我所愛的人」。

生仔要像誰?

尹思哲飲咖啡,話題離不開Startup的人和事。因為蔡東豪昨天的文章提起,所以我們又談到黃雅麗(Leona)所寫的「生女要似趙海珠」。

最幸福的一代香港人

我常認為,生於70年代的香港人,是最幸福的一代。

我們成長的80年代,是香港最燦爛、最華麗的時代,也是創意最澎湃的時代。其時粵語流行曲漸趨成熟,承接著羅文的金光燦爛、許冠傑的創意出格,由譚詠麟、張國榮、梅艷芳等為首的巨星,領導著樂壇進入百花齊放的音樂盛世,然後再引領出四大天皇氣派非凡的新時代。

一個人,改變世界

這是兩年前發生的事。

某天我到廣州出差,下班後準備乘和諧號列車到深圳再回港。買了票後,我進入候車區,找了個位子坐下,手上把玩著iPhone,無聊地一邊等車一邊上網。

正在看得入神之際,突然感覺到有人在搖我翹起的二郎腿。我抬頭一看,見到一個蓬頭垢面的小妹妹,看樣子才五、六歲,一副滿可憐的模樣。

香港不再需要國慶煙花匯演

97年前,香港只在農歷新年才有煙花匯演,一年一度,堪稱盛事。但97以後,每年七一和十一,政府都在同一地點,同一時間進行大同少異的演花匯演,變成一年三次,如此頻密,試問還有甚麼看頭?

加上2005年香港迪士尼開幕後,一年365日晚晚放煙花,然後2008年起元旦IFC也放煙花,令香港一年放足369次煙花,難度還不夠嗎?

回歸十五年

2007年, 我和很多Blogger一樣, 寫了有關回歸十年的回顧.

今天香港回歸十五年, 新一屆的特區政府成立, 又是時候寫一篇回歸十五年的感想.

由九把刀說起 – 意識流長文

我寫文章有一個奇怪的習慣, 就是一定要在 WordPress的editor裡才寫得出來 (未有blog之前, 就要在討論區開個題), 如果要我在Word寫, 我就怎麼都寫不出來.

在Blog的editor上打字, 我可以隨著意識流將心裡所想的就這樣傾瀉出來, 甚至題目也不必寫, 就這樣漫無目的地寫著, 想到哪裡就寫到哪裡, 這就是寫Blog的樂趣.

iPhone 4: “Believe me you ain’t seen it”

iPad還未在香港正式開賣,但蘋果股價已超越巨人Microsoft。iPad這個被所謂「專家」、「用戶」批評為「放大版的iPod Touch」、「沒驚喜」、「沒革命性」的產品,現在正以「三秒賣一部」的速度出售,銷量超越Mac電腦,用過的人(或動物?)都玩得不亦樂乎,原因為何?

iPad與第一代iPhone

未入正題,先看看蔡瀾先生於2007年初發表的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