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 join the Navy . . . if you can be a Pirate? - Steve Jobs

Category: 隨想

金庸-偶然成為武俠小說宗師的報人

金庸-偶然成為武俠小說宗師的報人

由查良鏞(金庸)一手創辦的《明報》,1959年5月20日創刊,至今已61週年。能夠在香港生存超過一甲子的報刊,寥寥可數。去年十月金庸逝世一週年,坊間沒有太大迴響。和金庸一樣,在互聯網時代,幾經易手的《明報》亦已經逐漸變得無足輕重。

選舉委員會參選後記

不少選舉委員會候選人,都會撰寫「參選感言」,讓選民了解參選人的理念。但我在競選期間並沒有發表任何「參選感言」,因為我的參選原因太過簡單,就是「香港是我所愛的城市,這城市住著我所愛的人」。

Jobs-將神變回凡人的電影?

Jobs這部電影,片長122分鐘,但內容比起片長95分鐘的Pirates of Silicon Valley還要少。影片表現出的Startup氣氛和革命精神,亦都不及後者。導演用了很多筆墨嘗試勾畫出一個「你所不知道的Steve Jobs」,但總令我感覺隔靴騷癢,到喉不到肺。

生仔要像誰?

尹思哲飲咖啡,話題離不開Startup的人和事。因為蔡東豪昨天的文章提起,所以我們又談到黃雅麗(Leona)所寫的「生女要似趙海珠」。

最幸福的一代香港人

我常認為,生於70年代的香港人,是最幸福的一代。

我們成長的80年代,是香港最燦爛、最華麗的時代,也是創意最澎湃的時代。其時粵語流行曲漸趨成熟,承接著羅文的金光燦爛、許冠傑的創意出格,由譚詠麟、張國榮、梅艷芳等為首的巨星,領導著樂壇進入百花齊放的音樂盛世,然後再引領出四大天皇氣派非凡的新時代。

一個超磅跑步者的自白

昨天首次參加渣打香港馬拉松的半馬,以大概2小時18分完成21.1公里路程,作為一個casual runner,我最在乎的是能否不用步行「跑」畢全程, 至於完成時間,對於我這種超磅跑友來說,實在不能奢求。

一個人,改變世界

這是兩年前發生的事。

某天我到廣州出差,下班後準備乘和諧號列車到深圳再回港。買了票後,我進入候車區,找了個位子坐下,手上把玩著iPhone,無聊地一邊等車一邊上網。

Startup人的夢囈

一個發燒中的人,所造的夢應該最能反映他最關注的事情。

昨天跑完步,可能因為天氣轉涼,下午便開始發燒,然後在床上斷斷續續造了十多小時的夢。

巧遇.徐緣

對,我沒有打錯字。我巧遇的是Marketing達人及作家「徐緣」。如此奇遇,忍不住煞有介事地記下。

香港不再需要國慶煙花匯演

97年前,香港只在農歷新年才有煙花匯演,一年一度,堪稱盛事。但97以後,每年七一和十一,政府都在同一地點,同一時間進行大同少異的演花匯演,變成一年三次,如此頻密,試問還有甚麼看頭?